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窗帘店利润 » 正文

口述:死党为疯狂网恋想卖房离婚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7:45:14  

  在这个城市,我有几个要好的女友,算是死党吧,无话不说,无心不谈。其中有个叫毛毛的,丈夫七年前公派出差去美国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那时她才结婚不久,所以孩子也没有。两个人倒是没有离婚,逢年过节还会寄张贺年卡什么的。

  毛毛丈夫因是非法移民,所以办家属出国很难。他们现在能维持的,也就是这么一个名目了。也许,对毛毛来说,耗费了大把的时光,却没有修成正果,自然咽不下这口气。而对毛毛丈夫来说,已达到出国的目的,隔这么远,离婚不离婚,又有什么区别?

  当然,他们的想法,纯属我的猜测啊。我承认我有点儿庸俗,忽略了其中可能还有的爱情成分,可是,生活的本质到底是什么?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毛毛又长得那么漂亮,看着她过着如此寂寞无聊的留守生活,真让人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

  好在一年前,毛毛买了套房子,从此离开了住在丈夫原单位公房的尴尬和不安。毛毛丈夫虽出国多年,但据说一直在读学位,打工挣的钱,除了吃饭住房,几乎都交学费,所以并没有给毛毛汇美元回来。毛毛买的这房子地理位置和小区都不错,做生意的哥哥还给了她好几万,同时也耗光了她多年的血汗钱。

  买房,用毛毛的话来说,是自己对人生的彻底反思,既然反思了,对出国陪读这事就要做出重新的估量了,安家才能立业嘛,她说,看来是要打“持久战”了。

  接着,孤独多年的毛毛,终于对爱情也有了新的兴趣。我们几个女友约会,叫她出来,她找借口,一会儿说加班,一会儿说生病,一晃三四个月,突然给我手机上发来短信:恭喜我吧,我网恋了。

  我大吃一惊,都什么年代了,她居然才开始网恋。不过,见她这么兴奋,我也就没好意思告诉她,那都是大家玩剩的东西了。可没想到,她竟说要去那个男人家看看。

  男人是安徽人,离婚人士。

  她去了安徽,男人竟完全拿出了一副要迎娶她的架势,大宴宾客,夜夜笙歌。毛毛幸福得当夜就给我们电话汇报:想离婚了。

  我们劝她回来再说。几日后回来,那男人也跟着来了,果真是一副要结婚的样子,两个人那缠绵劲就甭提了。谁知道,酒过三巡后,男人却突然说出一句话来,让我们目瞪口呆:毛毛要卖掉房子,跟他去安徽。他在做生意,那么,她就专心当老板娘了。

  而毛毛,这套房子,是她所有的家当;在单位混着,是她养活自己的唯一本事。

  她现在正在热恋中,自然听不进去我们的任何危言耸听,男人是不是骗子倒在其次——但就冲他让毛毛卖房,我觉得他就是骗子,重要的是这份性急让人担心。我们几个女人,实在不知道怎么劝她才好。

  主持人:关键在于,是否能学会用一种节省而准确的风格去爱。

  要说毛毛也够不幸的,留守六年,没弄到一点儿美元,有了一次网恋,竟很有危险会连人带财全部失去。这个男人,你没有详细描述他的相貌,是不是“四十左右,中等身材,微微秃顶,肤色偏黑”的?

  就这样的体貌特征,在网上也常是师奶杀手呢。

  网络流行好多年,利用网恋来骗财骗色的方式,花样也是越来越多了。当然,男女关系中的骗与被骗,其实一直是永恒的主题,网恋能骗,婚姻同样能骗,毛毛的丈夫借着出差,一去不返,不也是一次明显的欺骗吗?

  可世上就有这样的女人,她们一般只将男人分为两类:一、爱她的。二、爱过她的。

  要是她能将男人分为骗她的和不骗她的两种的话,也许就简单多了。

  其实,毛毛的问题,不在于和谁恋爱、和谁结婚,而在于这辈子,是否能学会用一种节省而准确的风格去爱。

  像很多好听而经典的音乐一样,爱也是有节奏的吧。尤其是对已过中年的男女来说,收入、学养、性格、家庭……身后伴奏的杂音太多,节奏就更重要了。而网恋之所以失败的多,不就是因为节奏感太快,不如现实之爱来得错落有致、真实明白吗?

  毕竟大家都不是大学校园里吉他协会的乐手了,如果毛毛自己控制不了节奏,那个男人,花这么大力气煽风点火,兴师动众,把她搞得坐立不安、迫不及待的话,爱的力量算一成,不厚道算三成,剩下的,真的就很有可能,是存心不良。

  因为,做老板娘就做老板娘,何至于又要卖掉房又要辞工?都什么年代了,太平洋毛毛都能做到不放在眼里五六年,小小的安徽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告诉毛毛,到了这个年龄的女人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去赌,尤其是钱。

  在乐曲里,慢是一种境界,自能大有作为。爱情可以发生得很快,但快后的慢则会酝酿成更为重要的品质。我所说的准确而节省的风格,就是要在热情变得廉价、未来不可预测之前,就建立起清晰的自我要求来:准确地说是床可分一半,房不可分一半;节省则是你可以大宴宾客,但最好还是折成现钱吧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